名城蘇州 滾動 蘇州 原創 民聲匯 專題 國內 國際 社會 評論 圖片 視頻
中國高收入城市排行榜出爐!蘇州又上榜了
時間:2020-12-01 13:57:38 來源:看蘇州移動端

  作為中國城市的第一梯隊,萬億、準萬億GDP城市有多少已跨過中等收入階段,邁入高收入門檻?

  2019年末,GDP達萬億元的城市有17座,按照GDP突破萬億的時間順序分別為:上海、北京、廣州、深圳、天津、重慶、蘇州、成都、武漢、杭州、南京、青島、長沙、無錫、寧波、鄭州、佛山。

  此外,2019年末GDP總量在9000億元區間的城市有7座,分別為泉州、東莞、濟南、合肥、福州、南通、西安。

  由於2019年末,GDP在8000億元區間的城市“斷檔”。因此,上述24座城市可謂中國城市的第一梯隊(不含港澳台地區)。

  11月3日發佈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下文簡稱“‘十四五’規劃建議”)中提出,2035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這一定量指標。

  需要注意的是,“中等發達國家”並非國際通用概念,世界銀行慣用人均國民總收入(GNI)衡量一個經濟體的類型(低收入、中低收入、中等收入、高收入),且已將高收入標準從2019年的1.2375萬美元,提升到1.2535萬美元。

  由於中國的GDP與GNI差別較小,為數據獲取便利性,本報告中以人均GDP取代人均GNI。2019年,中國人均GDP為1.03萬美元,但上述24座GDP萬億、準萬億城市中,已有23座城市的人均GDP超過1.25萬美元,達到高收入標準,可稱為“高收入城市”。

  需要注意這個容易混淆的概念,高收入是以人均GDP為標準來衡量城市的發達程度,而非是以人均收入為標準來衡量城市的收入水平。

  若根據世界銀行對於高收入經濟體的排名,又可進一步劃分出人均GDP達1.5-2萬美元、2萬美元以上兩個檔次。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用這一劃分方式,對於高收入城市作進一步分類。截至2019年末,國內有10座城市在人均GDP在1.5-2萬美元之間,10座城市在2萬美元以上。

  其中,深圳高居首位,接近3萬美元標準。重慶是24城中唯一未跨越高收入門檻的城市,在GDP總量排名全國第五的背景下,重慶人均GDP僅約1.09萬美元,不過重慶常住人口在24城中最高,超過3000萬。

  長三角高收入城市最多

  24個萬億、準萬億GDP城市中,哪些跨越了中等收入,邁入高收入門檻?

  以人均GDP達到1.25萬美元標準測算,24座城市中,除重慶外其餘城市皆達到了高收入城市標準。

  人均GDP高達2萬美元的高收入城市第一梯隊,依次為深圳、無錫、蘇州、南京、北京、上海、廣州、杭州、武漢和寧波10座城市,除武漢外全屬東部地區。其中,江蘇有三座城市上榜,廣東、浙江分別有兩城上榜。

  人均GDP在1.5-2萬美元區間的高收入城市第二梯隊,包括長沙、佛山、南通、青島、福州、合肥、泉州、東莞、鄭州和濟南10座城市,也集中在中東部,福建和廣東兩省分別有兩座城市上榜。

  人均GDP在1.25-1.5萬美元區間的城市有3座,分別是成都、西安、天津,為第三梯隊。雖然成都、西安皆跨過高收入門檻,但在前兩個梯隊中,西部無一城市上榜。

  若以省為劃分標準,廣東、江蘇是大贏家,分別有4城上榜,二者激烈角逐,廣東的深圳高居榜首,江蘇的無錫、蘇州、南京包攬第二、三、四名。

  以行政類別劃分,直轄市中,北京和上海位列第一梯隊,天津在高收入城市中墊底,重慶仍未跨過高收入門檻。省會城市中有11個上榜,即南京、廣州、杭州、武漢、長沙、福州、合肥、鄭州、濟南、成都、西安。

  以城市羣來劃分,則高收入城市多集中於長三角城市羣中,包括無錫、蘇州、南京、上海、杭州、寧波和南通7座城市,這顯示了長三角城市羣的巨大發展動能。

  近一年時間內,國家層面發佈了多個推動該地區一體化發展的文件,包括2019年12月發佈的《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2020年4月發佈的《長江三角洲地區交通運輸高質量一體化發展規劃》,提出了建設“全國發展強勁活躍增長極”、“軌道上的城市羣”等戰略部署。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在以城市羣為特點的經濟集羣化、產業分工化發展背景下,長三角地區將在高收入城市的帶動下,獲得更大的突破空間。

  成渝城市羣中的雙核重慶和成都,一個未能上榜,一個排在倒數第三,與倒數第一天津一道,雖位居GDP前十,但在高收入城市排名方面表現不佳。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人口體量過大是影響上述城市排名的一大原因,重慶、成都和天津的常住人口規模分別為3124.32萬人、1658.10萬人、1561.83萬人。在GDP萬億城市中,除上海和北京外,這三座城市的人口規模排名靠前。

  但人口數量並非決定一座城市是否進入高收入階段的唯一因素。如重慶38個區縣中,有18個區縣在2019年的GDP未突破500億元,這表明如何推進區縣的經濟增速,是重慶能否躋身高收入城市的關鍵。

  人口與經濟需要同步增長

  近年來,一些城市通過“吞併”周邊城市,進一步做大了城市經濟與人口規模,但相應的也會付出一定代價。

  以成都市為例,2016年該市代管了原屬資陽市的簡陽市,最直接的表現是,其人口與經濟總量在當年有明顯增長。

  2016年,成都市常住人口較2015年增加了126萬人、户籍人口增加了170.8萬人,GDP同比增加了1369億元。可類比的是,2015年成都市的上述三項指標,較2014年的增長情況分別為:23萬人、17.4萬人、744.6億元。

  儘管2016年成都市三項指標的增長,也包含了人口自然增長、異地遷入等因素,但代管簡陽市對成都的影響仍非常明顯。

  人口規模的增長,也對成都的人均GDP的增速有抑制作用。21世紀經濟研究院分析了2014-2019年成都市GDP增速與人均GDP增速之間的關係,這5年中,成都市GDP平均增速為8.07%,但人均GDP平均增速為6.73%。這表明,成都市在代管簡陽市後,如何發揮新增土地、人口等優勢,帶動人均GDP的增長,是這座城市向着更高層級高收入城市邁進的關鍵。

  無錫、南京和寧波三座城市能在高收入城市中排名靠前的一大原因,是常住人口規模較低,在人均GDP2萬美元以上城市中,僅這三座城市未突破千萬人口大關。

  不過,由於目前各個城市均出台一系列的人才吸引政策,上述三座城市的常住人口總量有望持續增長。如南京在2019年常住人口為850.55萬人,比2018年的843.62萬人增加了6.93萬人,增量超過蘇州和無錫,列江蘇省第一,無錫也在2019年增加了1.7萬常住人口。

  今年以來,南京各季度增速均保持正增長,展現出了較強的發展韌性。一二三季度GDP增速分別為1.6%、2.2%和3.3%,自第二季度以來保持了萬億城市首位的經濟增速。

  儘管寧波的經濟總量和常住人口規模在高收入城市中排名較低,但從2019年該市的發展情況可發現,該城市依然具備了較強的競爭力。該市經濟總量居全國城市第12位,比2018年上升3位;出口額排名全國城市第5位,且新增國家制造業單項冠軍11個,總數達到39個,居全國城市首位。

  與寧波相似,無錫的優勢也較為明顯,如2019年末,其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長7.8%,居浙江省前列。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8.8%,位居全省第一。新增社會融資規模2200億元,其中新增貸款1437億元、創十年來最好水平。科技進步貢獻率提高到64.8%,繼續保持全省第一。

  深圳將率先突破3萬美元

  在23座高收入城市中,深圳有望在“十四五”開局之初,將人均GDP提升到3萬美元以上。

  深圳在此前已提出2025年GDP超4萬億元的目標,2020年深圳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6.5%的GDP增速目標。若以6.5%為未來5年深圳市的年均增速目標,則到2025年,深圳市GDP有望達到4.5萬億元,人均GDP達到3.5萬美元,以世界銀行的標準比較,已經位列高收入經濟體的20-30名區間。

  深圳的優勢並不止於此。在10座人均GDP 2萬美元以上城市中,深圳在2019年也以13.48億元/平方公里的單位GDP產出強度高居首位,上海和廣州次之,分別為6億元/平方公里和3億元/平方公里,其餘7座城市則被拉開了較大的差距。

  未來,高收入城市應該如何向深圳學習,以形成合力,推動中國經濟的全面增長?

  目前,已有不少高收入城市提出了“十四五”期間的發展景願,以進一步增強經濟發展的活力。

  蘇州提出,打造服務融入國家戰略的“C位城市”、新時代對外開放的“示範城市”、國際國內資本投資的“首選城市”、高端創新要素集聚的“活躍城市”、地緣優勢更加突出的“頭部城市”、空間集約精明增長的“緊湊城市”、抵禦風險應對挑戰的“韌性城市”。

  廣州則提出強化區域核心引擎功能,努力打造全球新經濟高地,建設國際綜合交通樞紐、國際商貿中心、區域性金融中心、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和區域性創新高地等目標。

  武漢提出加快建設長江經濟帶核心城市、國家中心城市和國際化大都市,打造全國經濟中心、高水平科技創新中心、科技金融中心、商貿物流中心和國際交往中心。

  但需要注意的是,人均GDP僅是一座城市邁入高收入的一個特徵之一。

  在“十四五”規劃建議中,除了提出“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還有“中等收入羣體顯著擴大,基本公共服務實現均等化,城鄉區域發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顯著縮小”等表述。

  以全體居民可支配收入與消費支出的數據看,人均GDP2萬美元以上的高收入城市便有較大的差別。全體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排名中,上海、深圳、蘇州突破了6萬元關口,廣州和武漢則在4萬元區間;居民人均消費支出方面,上海、深圳、北京和杭州在4萬元區間,其他城市皆在3萬元區間。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中國城鎮化率已達60.6%,城市化地區要高效率集聚經濟和人口,要率先實現高質量發展,成為雙循環發展新格局的主體,體現國家競爭力,就需要更多城市跨越中等收入階段,躋身高收入城市行列。

  跨過高收入門檻並不是終點,未來23個高收入城市還需要增加居民收入,推進包括教育、醫療、交通等公共服務增長,以及在促進城鄉融合方面有更大的突破。

責編:王浩

本篇文章共有1頁 當前為第 1

歡迎關注名城蘇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號)